毕业论文
您现在的位置: 游戏在线 >> 游戏在线资源 >> 正文 >> 正文

新品新矩阵,有道的硬件之道

来源:游戏在线 时间:2023/1/23

发布会一半时间都用来讲硬件,有道再也不是大多数人印象中那个纯软件公司了。年8月6日,有道举办在线教育新品发布会,推出了四款少儿启蒙类课程软件产品,以及三款智能硬件产品。三款硬件分别是有道词典笔2.0、有道云笔和有道口袋打印机。其中,词典笔2.0被有道寄予厚望——引领查词学习进入智能硬件时代。发布现场,有道官方甚至播放了一个自己剪辑的鬼畜视频,想用更加贴近年轻人的方式向观众传达词典笔2.0最核心的理念——扫词。

极致查词效率,扫一扫就知道

不同于翻看传统字典或点击手机词典App的查词,扫词更加有效率。在有道自研的OCR(光学字符识别)技术加持下,有道词典笔1分钟能识别60个单词,是电子词典App的5倍,是传统纸质词典的15倍。

词典笔2.0特意改造了笔头,支持大角度扫描,让用户的扫词操作更加自然。而1.0产品要求笔头平贴纸面,以获得最佳识别角度。此外,词典笔2.0带来整句神经网络翻译功能,摆脱了一个词一个词扫的限制。

内容方面,词条收录条数从65万扩增到万,不仅囊括中小学、四六级、考研等考试内容,还覆盖了课外读物、绘本和报刊内容。相比之下,竞争品牌的词条数通常只有30-50万。AI语音助手是词典笔2.0内容方面的新尝试,用户说话就能搜单词、查古诗、问天气,让词典笔的应用场景有所延展。为了方便学生在没有网络的受限制场景(比如学校)使用,有道词典笔2.0不仅支持离线使用,还在外型设计上进行优化。词典笔2.0新的设计风格更加小巧圆润,尺寸与钢笔相当,重量虽较1.0稍有增加,但也只有60克。整体而言,携带还是很方便。

有道为什么做智能硬件?

有道词典笔更新到2.0,意味着有道在智能硬件这条道路上已经走了快两年。有道拥有众多广受欢迎的学习型App,本可躺在流量上舒舒服服做生意,但却在年开始趟硬件这个“坑”,发布了有道翻译蛋。“为什么要做硬件”,是最近两年有道被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。但对有道CEO周枫来说,这个问题的反面才是他更想回答的:有道为什么不做硬件?从年以“有道学堂”切入算起,有道从事在线教育领域近6年,已经是这个行业的老兵了。接受PingWest品玩专访时,周枫提到,有道在服务用户过程中,发现硬件是在线教育领域不可或缺的环节,用户对智能硬件有着真实的需求。他拿词典笔的缘起举例:“中国很多学生学习时往往是不能用手机的,学校不让用,家长也管着,但实际上他们学英文时又有大量查词需求,我们为什么不好好琢磨一下怎么满足这个细分的需求。”一些研究数据也表明市场对词典笔有着不小的需求。艾瑞咨询的《年中国家庭教育消费者图谱》在全国范围内调研家长群体后发现,电子词典是7-18岁家庭需求最强烈的智能硬件之一。长期投资教育领域的蓝象资本从供应链中得知,与词典笔功能相近的点读笔一年出货量有万。翻译机是另一个生动的例子。市面上翻译App非常多,但据媒体统计,年中有不下50家企业涌进这个市场。做词典和翻译App的有道,也在年推出了翻译蛋,并且在年9月上线翻译机二代——有道翻译王2.0Pro。

(有道翻译蛋)在有道翻译王2.0Pro发布会上,有道副总裁刘韧磊曾如此总结翻译机的机会所在:具有一键操作的便捷性产品,依然拥有强大的生命力。如果使用一个翻译APP,首先要解锁手机,滑动屏幕,点开APP,然后再使用,至少需要四步,翻译机只需要一步就够了。追求极致翻译效率的翻译机很受消费者欢迎,有道第一代的翻译蛋就卖出超过10万台。市场对词典笔和翻译蛋的需求,都印证了周枫的对智能硬件市场的判断——在智能手机功能过于强大的今天,智能硬件依然在垂直场景有需求,它的核心价值在于:进入手机受限制的场景、提供手机缺失或者做不好的体验。而教育和学习相关的许多需求场景,都能满足“手机受限制”这一条件。比如,学校不允许带手机或者限制使用,手机容易让学生分心,且对网络、电量都有较高要求。又比如,外出旅游进行口语交流时需要一键操作的翻译产品。针对这些需求场景,有道花了近两年时间进行布局,现已形成了一个学习型智能硬件的产品矩阵:主打翻译场景的翻译蛋、有道翻译王2.0Pro;面向快速查词需求的有道词典笔1.0和2.0;可以随身携带打印单词的有道口袋打印机;能将手写墨迹同步到手机上的有道智能笔和有道云笔。

当然,看到学习型智能硬件机会的不只有道一个,这个市场不缺玩家,上文提到的翻译机就是最好的例子。在周枫看来,即使很多玩家参与进来,但学习型智能硬件依然是一个“蓝海市场”:即使(做硬件)有这么多坑,我们认为硬件项目依然是非常有吸引力值得尝试的项目......“坑”意味着进入门槛,是通向蓝海的机会,踩过坑的团队带宽更大。”在接受PingWest品玩专访时,周枫解释了他这种理念的由来:“就像苹果做iPod前,MP3市场不缺参与者,整个市场处于混沌无序的状态,但后来者iPod依然以其对用户需求的深刻洞察,和独特的产品设计征服了市场。iPod给我们的启发是,用归零的心态,寻找真正的增长点。”

互联网公司的硬件之道

事实上,对于已经发布了好几款硬件产品的有道来说,“做不做”早就不是问题,“如何做好”才是当下最大挑战。学习型智能硬件是教育和科技行业的交汇点,教育企业、硬件厂商、互联网公司都有动机、有资源、有能力参与到游戏中。学习型智能硬件可以拆解为了“学习/教育”和“智能硬件”两个部分。教育企业,自然是最懂教育的一派;硬件厂商,对硬件开发和供应链管理的拿捏最到位。相比之下,互联网公司的长处——流量,在学习型智能硬件这个竞技场里,似乎没那么有份量。但就智能硬件这一块而言,凭借着长期磨练出来的、以用户为导向的产品思维,互联网公司还是有着独特的优势。“互联网公司可能是全社会中最懂用户的企业。”周枫指出,“做硬件要非常明晰用户的需求在哪里,要时刻问自己为什么这东西手机不能做?单独做一款硬件,跟手机的本质区别在哪里?”基于这样的产品设计思路,智能硬件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不只是一款硬件,而是装载服务的容器。比如有道翻译王装的就是有道神经网络翻译YNMT、语音助手以及有道词典等场景化的内容;有道词典笔,装的就是OCR等AI算法、以及有道词典的内容。正因为智能硬件是互联网公司提供服务的容器,它与用户的关系也不同于传统硬件。传统硬件购买交易完成时,往往就是厂商和用户关系的结束。而对于智能硬件,在购买交易完成时这个关系才刚刚开始,互联网团队通过网络内容以及OTA软件更新持续服务用户。此外,软件出身互联网公司最讲究迭代速度,自然把做软件这套方法论应用到了硬件上:不追求完美,先推出MVP(minimumviableproduct最简可验证产品)验证市场需求,如果方向错误就快速转向。传统硬件公司迭代产品周期普遍为9-14个月,而互联网公司能做到3-5个月。在这个产品思路的主导下,互联网公司做成智能硬件的不在少数。最好的例子是亚马逊,他们今年1月份宣布售卖出超过1亿台Alexa-built-in的硬件产品。再来看看学习/教育这一块。如上所说,多少互联网公司讲究一个“快”字,对回报的周期要求较短。但教育偏偏是一个“慢”行业,并且极度依赖优秀的老师。有道大概是互联网公司里的一个“异类”。这家成立于年的公司,长时间在翻译领域深耕,把机器翻译技术做到了行业第一,是一家典型的“慢”公司。年踏入在线教育行业后,有道没有像很多互联网公司一样利用流量快速抢占市场份额,而是沉下心来打造自己的教研团队。外界很难想象,这家目前多人的互联网公司,有超过50%都是教师、助教以及教研人员。有道在年时推出的同道计划,就是专门用来孵化教育工作室的。遇到优秀的教研团队,有道会通过收购变成自己的员工。“把1/3的工作时间用来找优秀的教师“的周枫,曾如此解释自己对教育的理解:“在线教育脱离不了教育的本质,它首先要遵循的依旧是教育的客观规律——以内容为核心。在线教育应该是个内容服务生意,而不是流量生意。”这个理念落到智能硬件上的一个标杆案例是,有道词典笔的词条数一直在扩充,从1.0的65万增加到万,不仅包括考试词汇,还覆盖课外读物、绘本和报刊内容,而竞争品牌的词条数通常只有30-50万。随着在线教育业务深化,有道对自己的定位也发生了变化。周枫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:“有道不再单纯是互联网公司,而是一家教育科技公司。”但有道的互联网公司印记没有消失,依然有着用户导向、产品思维那一套基因。融合了互联网公司方法论、以及教育公司以人为本价值观的有道,快中有慢、慢中有快,在智能硬件这个赛道上布局近两年,已形成矩阵且初露锋芒。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0431gb208.com/sjslczl/3205.html